慎fo!高三最后几个月,一概不更新不上LOF。

【雷火】永远也无法逃开

阅读注意:
1.雷火病娇文。
2.火是一个怕死而懦弱的人,只不过这是他潜在的人格。
3.后期病得很厉害,思维跳跃很奇葩,中间甚至是意想不到的转折!
4.人物性格我尽量把握不会ooc,文笔不好请原谅。

如果能接受以上事件的,请继续浏览w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夜,属于夜晚的墨绿色覆盖着整个森林,有一处区域亮起了惨烈的火光,那是无数房屋被火焰吞噬的惨景,四处都是被烧焦的尸体,在烈火中逐渐干枯。
        稍微远一些的树上,红莲坐在树枝上睁着血红色的眸子看着,呼吸越发的不平稳,点点火光在他的瞳孔上跳跃,他伸手拉住身后的人的袍子,紧紧的拽出了很多褶皱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都可以离开我,谁都可以背叛我,唯独你不行。唯独你……黑夜之刃!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,泪水还是从他的眼眶里不争气的掉落下来,化在了火光的热气中。
        黑夜站在红莲身后低头看着他,随即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,良久才把手伸出去反握住红莲拽着他袍子的手,用鼻音沉沉的回答: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哇啊——整个人都要散架了!”红莲身形灵活的在树丛间穿梭着,还没忘记仰起头抱怨几句,从树缝之间射落的细碎阳光打在他残破的衣物上,身后的黑夜和碧牙互相看了一眼,都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三人第一次执行S级任务,一个策略一个肉搏一个医疗的配置无疑是最好的选择,这是他们隶属暗部以来被木叶表达的最高信任,最高任务代表的不仅仅是能力,也包括信任和机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稍微休息一下,我们的查克拉现在都消耗得不少。”黑夜在后面接受碧牙的随身治疗,因为他是队伍里的输出,加上还要保护剩余的碧牙和红莲,他是查克拉和体力消耗最严重的人,身上的伤口和衣物的残破程度不比乞丐差。
        “待会我还要医疗你吧?刚才那副样子现在又一副样子,好了伤疤忘了疼吗?”碧牙看着前方跳跃得飞快地红莲大声的叫喊,有不少无奈的感情。
        在看了一眼在自己手下逐渐愈合的属于黑夜的伤口,她也不由得担忧黑夜的未来,刚才的那场战斗,当红莲被敌方紧紧包围的时候,是黑夜拼死的冲入圈子救出了他,脱困后的红莲虽然一副嬉皮笑脸,但是细心如碧牙,红莲拽着黑夜的手在瑟瑟发抖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这不是还没治好吗?”红莲突然停下来,似乎是在观察四周的东西,他回过头对身后同样停下来的两人弯了一下嘴巴,道:“你们先走吧,我去附近的河水洗一把脸,那么脏回去我可受不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要紧事就不要乱停!”碧牙有点微怒,刚才好不容易放下紧张,因为红莲突然止步把她吓了一跳,她以为又有敌情,没想到却是红莲要去臭美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男人?”黑夜扶着额头,随后把雷光剑重新放了回去,在看见红莲微笑着和他们岔开了之后,他拍了下不满的碧牙,示意先走。
        红莲一向喜欢干净,不仅仅和保持自己的形象有关,谁都知道他随身有一面巴掌大的镜子,每次出行前,任务前,归家后都得照一次好好梳理自己,不认识的人都爱调侃他比女孩子爱漂亮,甚至还有女孩子向他请教如何在课堂上照镜子不被老师发现。
        红莲看到的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,他身形一跃落在了地面,湖水清澈见底,让他心情愉悦了不少,他脱下手套用手心捧起水拍打在脸上,清洗了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还有腹部边擦过的血迹。
        “嘶——”他倒吸一口凉气,伤口的刺痛和湖水的冰凉夹杂在一起真不好受,疼痛又刺激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“红莲大人。”一个轻盈的少女声音突然传出,因为四周都换绕着树木,声音被扩成一波一波的,他完全辨不出传来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  红莲下意识的抽出苦无,刚被水打湿的脸紧张的绷紧,血色的眸子缓缓的看向四周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声音让人非常的不舒服,给他一种坏事就要来临的感觉,而且音色有些熟悉。
        “红莲大人——!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啊!”
        一股巨大的冲力突然将他击倒在地,伴随着腹部如同撕裂的疼痛,红莲嘴里一股铁锈味,粹不及防的咳出一口血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查克拉消耗过度,注意力也集中不起来了吗?红莲勉强翻身坐在地上,捂住腹部的手一阵温热湿润,没有打在致命的位置,但是穿孔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谁!别鬼鬼祟祟的!给我出来!”红莲皱紧眉头扯着嗓子大喊,四周都是风吹草动的声音,异常的安静,血液的流失让他的脸越发惨白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小女孩突然从树上落下来,用自己的体重把红莲压倒在地,女孩有着及腰的诡异黑发,血红色的眸子盯着红莲的眼睛,红莲很想反抗和说话,却发现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,根本无法行动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伤口被女孩故意压着,传来的疼痛和身体的冰冷让他意识逐渐模糊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身边的蓝色头发的女孩子好厉害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她是你的队友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会不会很在意她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帮我杀了她,不然你就得死。不杀了她,你就会死——!”
        “红莲————!”
        火光包围了整片黑暗,在“噼啪”的声音中,站着一个人,红色的眸子透过了火焰亮着。
        她樱红色的嘴唇微启——
        【你是个罪人。】
 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!”红莲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属于医院的消毒水味迅速钻入他的鼻腔,四周都是惨白的背景色,身旁的碧牙一愣,随后又收起了手掌心绿色的查克拉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终于醒了……所以说不要总是脱离队伍自己去……我该说臭美吗?你知道要不是黑夜听见你的声音,现在你可不是躺在这里,而是在那边。”碧牙好意的指了指停尸间的方向,然后才发现红莲一直盯着她没放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了?”碧牙有些心慌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黑夜负责去报告任务,疾舞和赤岩执行任务还没回来,突然遇到这种情况,她也有些无从下手。腹部受伤应该不会牵扯脑补神经的损伤?
        红莲疯了一般的把碧牙拉到床上,然后二话不说的压在她身上,双手钳住她细白的脖颈,他的眼白周围是发狂一般的透着血红。
        “红……!红莲……!”碧牙粹不及防的失去了大部分氧气,明明红莲的查克拉很稳定,为什么会有这种好像中了幻术一样的行为?她的力气虽然天生很大,但是这一次红莲浑身都充满了可怕的威压,手掌的握力空前的大。
        “快死——!快啊!”红莲的嗓音仿佛嘶哑一般的低吼,手指掐在碧牙的喉管上不断向下用力,碧牙的脸色渐渐的难看起来,起初还能用力反抗的四肢也有些力不从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快给我,醒……!莲……!”
        “红莲!”黑夜的声音突然传来,红莲惊吓一般的抽回了手,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他迅速的从碧牙身上起来,看着床上半晕的人,他的表情是掩饰不住的慌乱。
        “碧牙……我……”红莲看着自己的双手,然后不知所措的看向皱紧眉头走进来的黑夜,他被黑夜一把推开,因为没站稳的关系,他被撞到了墙边,后背一阵生疼。
        黑夜凑过去用手探了探碧牙的鼻息,然后按下了旁边的紧急救护铃,不久,一群医疗忍者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她刚才不小心情绪激动,有点休克,请你们帮忙。”
        几位医疗忍者点了点头,上前看了一下碧牙,然后准备了台架转移位置,因为这里不属于碧牙的病房。
        在她们经过红莲的时候,都好奇的看了他一眼,倒是红莲很有礼貌的苦笑,朝她们一一挥手道别。
        黑夜转过身去看红莲,背后的人站在墙边,用左手捉着自己的右手臂,低着头让刘海在脸上打下一片阴影。
        “红莲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红莲紧紧的捉着右手,指甲似乎都要往肉里面陷进去似的,他不想抬起头去看黑夜的表情,只是心里依旧被刚才的梦境和自己的行为而惊慌 ,他处事不惊的表面,内心却慌乱不已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森林里遇到什么了。”黑夜避开刚才的话题,上前一步捉住红莲的肩膀,把人推到床上坐好,然后他也顺势坐在红莲旁边,紫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还记得,红莲一族的长老吗?”
        红莲的话语让黑夜也忍不住浑身一怔,说起那一位最德高望重的长老,能力可怕到吓人,却对红莲一族异常的衷心。
        【红莲】这个名字不是一般人可以使用,这是一种不成文的规定——只有每一任族长和其候选人才能佩戴上这个名字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村里有两个【红莲】,一个是现任族长,一个是待选的,在他身边的这个红莲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看到她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恩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黑夜哑声,顿时间整个病房出奇的安静,甚至可以听见彼此沉重的呼吸似的,他看见红莲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指节发白,皱紧眉毛,把手放在了红莲的手上,低声道:“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忘记小时候怎么被收拾了吗?”红莲抬起头对着黑夜苦笑,那一段为了训练黑夜,那位长老算是黑夜的老师,残酷而严厉的老师,为此,黑夜身上绝大多数伤痕还有冷淡的性格都是被她训练的成果。
        所谓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直到现在为止,黑夜对于那位长老还是是很敬怕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说是作为任务的话,红莲一族灭掉的时候,你已经可以不用被束缚那么多了,不是吗?”红莲慢慢挥开黑夜的手,然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不料又忘记自己腹部有伤口,再加上之前失血还没恢复过来,疼得他眼前一黑,被黑夜从后背及时抱在了怀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和任务没有关系……是使命。”黑夜淡淡的反驳了一句,红莲无奈的抬起脸看着上方很少有其他表情的扑克脸,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红莲说:“放开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黑夜扯了扯嘴角,把人拖过去放在了床上——实际上他是有点生气意味的把红莲扔到床上的,又把红莲疼了个半死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家伙没活着。”黑夜出门之前回过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红莲,继续道:“我和碧牙赶过去的时候,只有你自己用苦无刺穿自己的腹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什么意思!嘶——”红莲愤怒的从床上爬起来,牵扯到伤口后又不得不坐回去,有点狼狈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黑夜皱紧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,他紧了紧抓在门框的手,拉住了木门的把手,道:“看清你自己的懦弱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磕”的一声,病房的门关上了,红莲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病房的床上,过了一会,他平静的躺了回去,将被子蒙住头,然后在黑小的空间里缓缓呼吸。
        说什么懦弱,我根本就没有这种感情。
        我可是最令人骄傲的红莲之瞳。
        她明明没有死,才没有,是她控制我的,都是她!
        对的,对的。一切,都是,因为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碧牙,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鱼。”红莲站在碧牙家门口提着一大包东西,看见她脖颈处一圈圈白色的绷带,他下意识的别开了眼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自己的病好了?居然还能不按计划来开销,就给我买了一条鱼?”碧牙接过袋子,然后顿了顿,又从鞋柜那边抽出一双拖鞋放下,示意道:“干嘛?你就只是来送礼?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不愧是碧牙,什么都了如指掌。”红莲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,跟着碧牙走进屋子,他换好鞋子后,碧牙已经坐在大厅的桌子前热好了咖啡。
        碧牙看着对面抽出椅子坐下的红莲,自己也端起咖啡杯,捂在手里说:“你想问什么?”
       红莲喝了一口咖啡,舒了一口气后,带着不确定的语气问道: “有没有一种幻术是可以……不近距离也能蛊惑人的?类似于千里传音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觉得你之前中了幻术?”碧牙表情是意外淡然的挑眉,抿了一口咖啡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而且对手一定很强。”红莲坚定的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查克拉从来没有絮乱,明白我的意思吗?你没有中幻术。”碧牙灰色的眸子盯着红莲,这一时刻她又在确认,红莲身上的查克拉很稳定,一直都很稳定。
        “说不定对方的忍术很厉害,禁忌忍术应该也……!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可能。”碧牙二话不说的打断:“请不要怀疑医疗忍者的话,查克拉是通过丹田来聚集的,当你中了幻术,必然会被扰乱神经,因为本体的你是会反抗的——难道你想说你自愿被操控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怎么会有人自愿……”红莲有些语塞,刚刚因为激动而微微前倾的身子又坐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红莲,你心里有东西。”碧牙闭着眼握着咖啡杯,然后深深呼吸了一会,继续道:“你或许该治疗一下自己,很早以前我就好奇你这种吊儿郎当的外表,你是不是太喜欢干净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谢谢你碧牙,你没怪我真是太宽容了。”红莲笑着大喊打断了碧牙,然后迅速起身,把没喝完的咖啡放在了桌上,对她微笑着挥手说:“突然想起有些急事,我先走了。还有,像碧牙那么宽容又漂亮的女孩,能娶回家当老婆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喂,你……你这家伙!”碧牙有些生气的怒吼,被红莲迅速关上的房门盖在了里面,他有些气喘吁吁的顶着门口,然后看了一眼前方,是提着鱼也准备来拜访的黑夜。
        黑夜像一块石头似的站在院子门口,盯着红莲开口道:“你在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红莲有些尴尬,他用脚前跟在地面搓了搓,然后走过黑夜身边,扯动嘴角笑道:“那你们聊,我先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 黑夜突然捉住他的手, 一个用力把想要逃跑的红莲捉了回来,他把鱼放在门口说:“既然你都问过了,我们两个就来谈一下,我查过你的出勤表,你今天没有任务。”
        准备开口的红莲立马焉气,只能把自己的嘴巴重新闭上,任由黑夜扯着他的手臂走。
        黑夜把红莲带到了公园附近,这里的体育建材和游乐设施比较丰富,在红莲还小的时候就一直喜欢在这种地方玩,红莲那时候最喜欢和他玩跷跷板,因为小时候的黑夜还比较瘦小,跷跷板的主动权都在红莲那边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每一次跷跷板下来,小黑夜的屁股墩都被磕得发疼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算是在报复我吗?”红莲坐在跷跷的另一头被挑得老高,时不时还会不甘心的用力向下压,而黑夜坐在这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扯动嘴角:“并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 红莲忍不住思考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身边的这个家伙无论是体术,身高,或是体重,在不知不觉之中,都在超越自己,就连同某些可怕的情感也在疯长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说什么?”红莲干脆直面话题,双腿在风中慢慢晃荡。他似乎知道黑夜会说些什么,但又希望黑夜不会问出他猜想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很怕死的行为,还是改不过来吗?”黑夜冷冷的声音穿过空气传来,红莲抓着跷跷板抚杆的手紧了紧,然后他抬头微笑道:“这个秘密只有你知道啊,你说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即使如此你也不应该伤害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她而可怜吗?”红莲的声音突然降了几个温度,“你也发现我开始有被迫害的妄想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恩。”黑夜转头看了红莲一眼,那个长相好看的人笑了,嘴角弯曲到一个可怕的弧度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可要小心。”红莲眯着眼睛微笑:“你岂不是爱着我所以才一直随着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也不可能放弃你的灵魂。”黑夜直视红莲血红色的眼睛,淡漠的感情在看到他如此扭曲的表情后,也不由得松动了几分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早晚会杀掉他们,一个一个的——你能阻止我吗?”红莲笑得像是孩子一般的干净,声音充满了活力,笑了一会,他把头低了下来直视黑夜道:“把我放下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黑夜皱眉,慢慢的起身,看着红莲逐渐从跷跷板的另一边下来,他竟然有一种看到了妖魔降临的错觉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被情感摆布的可怜人而已,想想看你们暗部做出的手笔。”红莲踱步到黑夜身边,手放在了黑夜的背后磨砂着那块属于黑夜一族的标志 ,笑着继续说:“因为愧疚你跟随了我,因为爱你任由我摆布,在别人的眼里冷漠如冰的你,却是在感情的控制下无法动弹的蚁蝼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红莲之瞳,你不要过分了!”黑夜转过身捉住红莲的手,紧到了指节发白,那是他永远也不愿意面对的回忆。
        还小的时候他是被红莲的父母救下并带回了红莲氏族,所以了解了很多不成文的规矩和人情,但同时他背负着一项由木叶的根——团藏布置的任务,那便是调查红莲一族并予以歼灭。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就冷漠的黑夜却被红莲和他的家人打动,在不自觉融入这个地方的时候接受到来自团藏的最后通碟,面对【亲自行动就可以保全红莲一人或由暗部动手予以全部歼灭】的选择,黑夜在那个昏黑的夜晚,戴上了已然落尘的狐狸面具。
        红莲早就发现了他,他也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来临,如红莲所说,他因为愧疚所以决定保护,但是却产生了禁忌的爱恋,这是在两人一次酒醉中发生的事情,当黑夜把神色迷离的红莲压在身下,当他的手因无法忍受留恋而抚摸着红莲的肌肤,当他进入红莲的时候——一切顾及都被打破,随即迎来的便是红莲对他轻蔑的嘲笑和讽刺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恨你。”红莲抬眼看着黑夜松动的神情和颤抖的手,微笑说:“我的家族和亲人你一个也没放过,他们一个个死在了我面前,你却唯独留下了我来享受这一场鲜血盛宴,你说,我把队友们一个个杀了,留下你来看,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会阻止你。”黑夜放开红莲,普蓝色的眼睛闪着坚定而寒冷的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应该杀了你最在乎的人……不如我就这样死在你面前?”红莲的嘴角扯动出诡异的角度,他抽出苦无在自己手臂赫然划了一刀,被黑夜用手迅速挡了下去,鲜血顺着苦无流进了红莲的手心,滴落在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红莲眯眼睛笑了,松开了苦无而伸手环抱着黑夜宽阔的后背,他的嘴巴亲吻着黑夜的耳朵:“我是不会对你有感情的,但你却离不开我的身体。”
        黑夜知道自己的异常性癖——肌肤渴望症,就是无法离开和所爱之人的触碰,一天一天下来,如果不是红莲在深夜对他的照顾,他也无法时刻保持这幅冷漠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红莲的行为早就被其他三人讨论了很多次,只是他们不知道黑夜和红莲的深层关系,他是想要保护红莲的,因为其它三人不会理解,如果有人要尝试劝说和将红莲拉出黑暗,红莲便会燃起巨火将所有的拯救之源燃烧殆尽!
        红莲现有的人格也会坏掉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他怎么可能对红莲说出来,这种东西如果被红莲知道,恐怕会更早的让其余三人被下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黑夜颤抖的伸出手,用力的抱着红莲,把鼻尖埋进他的脖颈,手掌渴求的伸入红莲的衣服,触摸着日思夜想的肌肤,黑夜满足的叹息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他怎么会反抗呢?怎么能排斥这么美好的触感呢?如果红莲杀了人,那么我就负责处理尸体
        然后……
        然后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我爱你……”黑夜沉沦在自己的满足中,嘴里不断的念叨着爱恋的话语,肆意的抚摸着红莲的身体,后者笑着,眯眼看着拥抱着自己的男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都可以离开我,唯独你,唯独你……黑夜……我的爱人?”
        黑暗中,那双赤红色的眼睛闪烁着可怕的光。
        end.

评论(5)
热度(10)

© 小火_高三狗奋斗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